厕所革命,别忘了旅游景区

【想入非非】

旅游景区厕所的问题,一直是中国社会迫切需要解决的顽疾之一。

蔡非

上周末,作为武汉资深市民的我带着孩子爬了一次黄鹤楼。疫情缓解,乐得出门放松一下。

黄鹤楼及周围的公园,在2007年被评为全国首批5A级风景区。不过票价的高昂却挡住了本地人旅游的热情。这次湖北省推出了景区免费预约政策,于是我也想趁机让儿子感受一下本地的历史文化。

黄鹤楼楼高五层,按说也不算高,不过最后我们却没爬到最高层,而是爬到一半就下楼了。

为什么呢?

因为从进入公园东门开始,到走到黄鹤楼下直线距离就有600米以上,考虑到黄鹤楼公园其实位于一座山上,进园就是爬山。这个距离对于三岁幼儿来说确实长了点。

公园内并非没有厕所,但在我们的参观路线上却只看到一次厕所标识——而且需要我们转向走下几十级陡峭曲折的阶梯,上完厕所再爬回来,可想而知对于老人和儿童来说这有多难。

事后我查看地图,发现园内其实至少有四所公厕,但由于园内爬上爬下的特殊地形,如果游客事先不看攻略的话,紧急时刻要迅速找到附近公厕可以说非常困难。

而作为一栋仿古建筑的黄鹤楼本身,电梯并不向一般游客开放,步行参观完五层少说也需要大半个小时。而且要命的是楼内也没有设置公厕。

所以爬楼到一半,我们不敢继续爬了,带着意犹未尽的孩子下楼。

旅游景区厕所的问题,一直是中国社会迫切需要解决的顽疾之一。

2015年,国家旅游局提出《全国旅游厕所建设管理三年行动计划》,要求实现“数量充足、干净无味、实用免费、管理有效”的目标。一晃2020年了,这些目标100%达到了吗?想必各位心中会有答案。

对于今天中国一二线城市的旅游者来说,在公共场合如地铁站,要找到干净厕所已经不再是问题。但旅游景区公厕,不知为何却仍然落后一大步。

最近几年各地景区往往会大肆宣传本景区的“当地特色文化公厕”,但2017年对山东四个5A级景区的民调显示,游客们关心的不是“厕所设计体现文化”“是否有第三卫生间”等高端需求。

调查显示,游客们对公厕最关心的问题,仍然是“是否找得到”“是否进得去”“是否待得下去”。

南京邮电大学在2018年对本市旅游景区的调查表示,只有56%的游客表示他们能找到景区内的厕所标识,对厕所整体环境的负面评价居然占到了一半。

由于厕所卫生往往承包给了外部保洁公司,后者则大量低价雇佣城市郊区的老人作为劳动力。这些人不属于正式员工,工资待遇甚至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,而承担的工作强度却远远超出。在游客不多的时候还问题不大,等到旅游高峰期时,这些公厕的卫生状况就很让人头疼。

南京和武汉都属于比较发达的新一线城市。如果说在中国较发达地区,我们的景区厕所状况仍然远远赶不上发达国家,那么偏远地区的景区厕所更不容乐观。

更让我惊讶的是,我翻遍了知网论文区,尽管2014年就提出了公厕革命的概念,但我们对公厕问题的有价值研究论文仍然少得可怜。

芬兰、韩国、日本、新加坡、美国等国家对于公共厕所管理都设有专门机构——厕所协会。日本更有“厕所博士”每年都召开学术讨论会,开展厕所学的探讨。

解决景点公厕的便利和卫生问题,可能一开始就比我们起初想象的要难得多,仅仅凭借旅游业本身恐怕是根本不够的。

(作者系武汉历史文化学者)


Powered by 钦州市涂哭电子企业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18版权所有